您的位置是:首页>聚焦韶关

正文

第七届全国道德模范提名奖廖聪济:祖孙三代88载守护红军烈士墓

来源: 时间:2019-09-06 文字大小:T|T

  廖聪济,男,1970年出生,群众,广东韶关乐昌市梅花镇红七军革命烈士纪念园管理员只因88年前的一个嘱托,当时住在粤北大山深处的廖文成(廖聪济的爷爷)肩负起了照看红军将领李谦之墓的责任。从此,廖家祖孙三代人坚守在方圆十多里都没有人烟的深山中,把一名素不相识的年轻红军的墓地当成自家祖坟一般,悉心照看了近一个世纪。2010年,红七军师长李谦烈士墓被迁入乐昌梅花镇新建的红七军革命烈士纪念园,廖聪济也成为纪念园的管理员,继续守护着李谦烈士的英灵,也一同守护着血洒粤北大地的700多名烈士的英魂。 

 

 

  青山埋忠骨 廖家接重托 

  祖孙三代守了88年的红军将领李谦之墓的原址位于湘粤交界的广东省乐昌市梅花镇大坪村老屋场村民小组石子坝的深山中  

  据史料记载,1931年1月,由前委书记邓小平(邓斌)、军长张云逸、总指挥李明端率领的中国工农红军第七军(简称红七军)在广西百色起义后,转战到达粤北,拟建立革命根据地,以利于与江西中央苏区联系。同年2月1日,红七军从连县进入梅花墟(现广东省乐昌市梅花镇),并在莲花祠(棉花坛庙)设立指挥部。2月2日,就遭到国民党湘粤军4个整团兵力的包围。双方展开激烈战斗,邓小平、张云逸亲临前线指挥,与敌人展开殊死战斗,重创敌军4个团,共歼灭敌军1000多人,红七军十师师长(缩编后为58团1营营长)李谦等700余人牺牲,军政治部主任许进等100多人重伤,史称“血战梅花”。2月3至9日,红七军实行战略转移,撤退到大坪杨家寨,后经湖洞、王坪、大洞分两路在长来、罗家渡等地,强渡武江,向广东仁化、江西崇义方向进发。经过艰苦转战,6月,被分为两部分的红七军在永新会合。7月,红七军在江西于都桥头与中央红军胜利会师。 

  1931年2月的一天,天气很冷,雪还没化,平日里几乎无人造访的廖文成家突然来了3名年轻的红军,要在他家暂住疗伤,他们看上去很疲惫,其中一名红军在战斗中不幸中弹导致腰部、腹部受了重伤,另外两名是负责照顾他的警卫员。虽然随时都有可能被国民党搜查的危险,但廖家人不顾当时情势严峻,迅速安顿这3名年轻的军人在自己家里住了下来。那名受重伤的军官起初还能和廖文成拉家常,但大山里缺医少药,加上那年冬天特别冷,受伤军官的伤势迅速加重,不到半个月便牺牲了。另外两名红军战士在出发寻找部队前告诉廖文成,牺牲的军官真名叫李谦,年仅23岁,是红七军在梅花一战中牺牲的最高级将领,并写下一张字条,简要记录了李谦在此疗伤的经过,恳请廖文成帮忙看护好李谦的遗骨,待到革命胜利后再来找他。  

  受红军托付,廖文成便将李谦的遗体掩埋在自家屋旁,由于怕暴露,廖文成不敢给烈士刻碑文,并对外称是自家的祖坟。廖文成在廖聪济的父亲廖更新十几岁的时候就去世了。廖聪济,从童年开始,每年的春节、清明、中秋,父亲廖更新都会带着家人祭拜李谦师长(桂岭整编取消师的番号,但习惯仍称他为师长),父亲也经常跟他讲述当年祖父为李谦师长疗伤的经过。  

 

  艰难岁月不忘红军情 三代人践行守墓承诺 

  在过去的几十年中,深居大山的廖家人时常陷于生活困窘中。这里地处高寒的石灰岩山区,石多土少,土地贫瘠。童年时的廖聪济,时常与饥寒为伴,糙米饭、地瓜、玉米、芋头是一年四季的主食,苦斋、艾叶、蕨菜、竹笋等野菜便是菜肴,一年到头,只有过年的时候才能吃上一次肉,但廖家人非常感激红军牺牲生命为他们保家卫国,每年都会怀着敬意为李谦烈士扫墓、上香、烧纸。“当年,家里就算吃野菜,每年清明,这里红烛、高香都没断过。”廖聪济说。 

  新中国成立后,廖聪济的家人也向身边的共产党员讲述过当年“血战梅花”的历史及李谦烈士被安葬在自家屋旁的事情。但是廖家居住深山中,平日里来往的人少,守护红军墓的事情依然鲜有人知晓,廖家人年复一年地像对待自家祖坟一样打理和祭拜着李谦烈士墓。2000年,成年后的廖聪济为改善家人的生活条件,像许多年轻人那样去珠三角地区进厂务工。2005年,因父母年老体弱多病廖聪济毅然放弃在外打工的机会,回到深山照顾年迈双亲,同时也肩负起照看李谦烈士墓的重任。“红烛、高香、纸钱和水果要备齐,这是爷爷那时传下的规矩,要像照顾家坟一样照顾这里。”廖聪济说。 

 

  守墓故事尘封78载 文物普查后广流传 

  2009年,在全国第三次文物普查中,文物部门在对红七军梅花洞战役临时指挥部旧址“莲花祠”的普查中确证了李谦烈士墓的所在地,廖家三代人孤守红军墓数十载的故事才进入公众视野,李谦等人血战梅花的历史也被传播开来。红七军在粤北地区的连山、连县、阳山、乳源、乐昌和仁化等县的广大地域,辗转奋战,极大地振奋了粤北广大瑶汉人民的斗志和革命精神。 

  一份嘱托,一句承诺,三代守信践诺!李谦的后人们无意中从《羊城晚报》上了解到爷爷遗骨被廖氏家人悉心照料后,于2010年3月赶到了广东省乐昌市梅花镇。经过半个多小时艰难的攀爬,终于来找到了廖聪济居住的土屋。看着素昧平生的纯朴的廖氏家人,看着简陋而工整的爷爷墓地,李谦后人们泪湿眼帘。“几十年来,我们为人孙女的一边因为爷爷而自豪,一边又深感愧疚,革命胜利几十年了,我们却不知他安息何处,每逢清明,我们都因为无法为爷爷尽到孝道而暗暗自责。”李谦的侄孙女李婷说,“没想到,如此清贫的廖氏一家人竟然几十年来帮我们尽着孝道。” 

  原来,李谦原名李隆光,出生于湖南醴陵城李家大屋一个普通家庭。1924年9月成为了黄埔一期的学生,同年秋天加入了中国共产党。1927年,20岁的李隆光在程潜的资助下,东渡日本求学。2年后,李隆光回到中国,在上海介绍给嘱咐李隆光前往左右江地区协助起义,并亲自为李隆光改名李谦。 

  在祭拜完李谦后,李谦烈士的后人又来到了廖文成的坟前祭拜。李婷对廖聪济说:“这么多年,辛苦你们了,以后我们就是一家人!” 

 

  李谦烈士墓迁入纪念园 廖聪济继续当守墓人 

  为永远缅怀红七军革命烈士,2005年3月,乐昌市决定兴建红七军革命烈士纪念园。2009年3月,纪念园建成。2010年12月,李谦的遗骸被迁葬入纪念园。就在由多支“步枪”簇拥而成的红七军烈士纪念碑的左侧,李谦烈士与当年曾经血洒粤北大地的700多名战友,英灵重聚。廖聪济一家也被安排迁出了深山,廖聪济也成为了纪念园的管理员,每天清扫墓地,擦洗墓碑,维护秩序,默默守护着烈士墓。他还非常热情地当起了义务“红色讲解员”,向前来祭奠烈士和参观纪念园的各界人士讲解叙述烈士英勇战斗的故事。目前,红七军“血战梅花”的历史在当地已是家喻户晓。笔者走访时看到一名中年妇女热情地跟廖聪济打招呼,说她上次听了廖师傅讲述的革命故事后深有感触,刚刚到纪念园把她会唱的红歌都唱了一遍,通过重温红歌来表达对革命先烈的缅怀和敬意。 

 

 

  走进廖聪济在红七军革命烈士纪念园的住处,墙上的一首《永戚天恩》的诗格外醒目。诗的内容是“寒居尽忠力微小,报国恩守立党人,得谢党亲前来照,远望东升为国民。”廖聪济说他经常以这首诗自勉。他说今天的幸福生活是千千万万的革命烈士用鲜血和生命换来的,他永远感激像李谦师长那样的为了人民奋不顾身地投身革命的红军烈士。作为一名普通的公民,廖聪济很想为祖国做出一些贡献。只有小学文化的他或许不能做出轰轰烈烈的大事,但是他却风雨无阻地日复一日年复一年地默默地守护着烈士墓,用最质朴的方式继承祖父的遗志,传承红色精神。现在,廖聪济年过九旬的父亲廖更新年老体弱,年幼的儿子在上小学,一家3口的生活全靠廖聪济一人料理。廖聪济说:“我们廖家三代为红七军师长李谦等革命英烈守墓,我觉得是一种义务和责任,红军那时候这么艰难都过来了,我更要传承红军精神,不畏艰难。现在我儿子还小,如果他将来愿意,我希望他能接我的班,把这个岗继续站下去。” 

更多
责任编辑:罗奕麟
桂林文明网 凭祥文明网 上海杨浦文明网 榆林文明网 上海静安文明网 寿光文明网 芜湖文明网 德阳文明网 库尔勒文明网 东莞文明网